湖北日報訊 本報評論員 王才忠
  11日,巴黎爆發百萬人反恐大游行,40多個國家的政要手輓手走在游行隊伍的前列。
  世界發出正義的怒吼。媒體稱,這是史上最大規模的反恐游行。不同國家、不同信仰、不同膚色的人們,邁著統一而堅定的步伐,以表達團結、支持言論自由,並悼念三天恐怖襲擊中的17名遇難者。
  恐怖主義是人類公敵。8日,國家主席習近平已就巴黎恐怖襲擊事件向法國總統奧朗德致慰問電,並表示,中方一貫反對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,願同法國及國際社會一道,深化反恐合作,維護世界和平。
  恐怖襲擊踐踏著人類正義的底線,它註定將被正義的力量徹底埋葬。巴黎反恐大游行,就是全世界的強烈宣示,是對恐怖主義的強大震懾。這既是正義力量的大集結,也在提醒一切善良的人們,世界反恐的形勢愈益複雜、嚴峻。人類除了團結反恐,更要拿出可行而具體的措施,減少直至消除一切敵對與仇恨,讓世界真正走向和諧。
  任何原因都不能成為恐怖襲擊的理由。但我們必須再一次反思,怎樣才能把恐怖主義的毒根徹底拔掉?
  塞繆爾·亨廷頓說過,冷戰後世界衝突的基本根源,不再是意識形態,而是文化方面的差異,即“文明的衝突”。正如學者所指出的,亨廷頓“文明的衝突”觀點,雖不失為一家之言,但不能解釋冷戰後世界衝突的全部。雖然某一些文明的式微,的確引發過暴亂與衝突,但也必須正視,在同一文明照拂的國家間,衝突也在不斷上演。
  恐怖主義猖獗的背後,深層原因或許還是世界發展的失衡、國家間貧富差距的拉大。全球經濟一體化和現代化的推動作用有目共睹,同時,它也使全球區域間的不平衡在進一步擴大。一些國家越來越富有,一些地區卻越來越貧窮;另外,隨著氣候變暖加劇,生態環境惡化加深,“弱勢者”的焦慮感有增無減,這些加上文化衝突的刺激,都成為衝突發生的深層原因。
  地球的困境在於,世界不是一個真正的統一體。儘管經濟一體化和現代化的速度在加快,但國與國之間在政治、文化、自然資源稟賦等方面又差異明顯,這也直接造成了發展的快慢不同。有一些發展中國家通過變革在迎頭趕上,但另一些發展中國家卻停滯不前,甚至每況愈下。
  沒有全世界的共同發展,所謂團結反恐、融合互信,終將化為泡影。只有以共同發展為前提,才能為共同治理、團結反恐贏得時間與空間。一個貧富急劇分化的世界,一個生態系統越來越脆弱的地球,註定是不會平靜的。先進國家支持落後國家,不能把污染與產業一起轉移,要拿出應有的國際擔當和世界情懷,真心誠意地在人才、技術、資金、物質等方面給予窮國傾力幫助,實現包容性發展。要切實通過協商與對話,在發展與環保方面形成世界共同的倫理。
  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,不僅積極謀求自己獨立自主的和平發展,也在力所能及主動影響著世界。在新常態下,“一路一帶”等發展思路的提出,就是促進世界區域協調發展的一種戰略思維,並且已經在產生著積極而廣泛的影響。
  (原標題:以共同發展開啟團結反恐新時代)
創作者介紹

保暖

fq16fqsa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